L’attacco diretto al paganesimo (Beato Paolo Manna)

L’attacco diretto al paganesimo (Beato Paolo Manna) “Non è vero che quando non si è santi, si ha paura di parlare di Gesù Cristo alle genti con la franchezza, con la libertà, e soprattutto con la fede con cui ne parlavano gli Apostoli e tutti i santi missionari dopo di … Leer más

La primacía absoluta del testimonio

image

La primacía absoluta del testimonio ¿Por qué lo matan a Cristo? Por haber dado testimonio de la Verdad. Al Señor lo mataron por haber predicado la Verdad. En efecto, “querían matarle no en cuanto transgresor de la ley, sino en cuanto enemigo público, porque se hacía rey” (S.Th. III, q. … Leer más

En las calles de Taiwán

Apostolado del Rosario Grande en la China

Como decía el P. Castellani, “la Argentina es actualmente, por imposición del Destino histórico, depositaria en la América del Sur de la idea misionera de España”[1]. Éste “es un destino serio, (…) un destino bravo, que no es para reír ni para jactarse sino para recibirlo de rodillas con las … Leer más

Directora china

  Hace un tiempo, acá en Taiwán, estudio chino en el TLI[1], una escuela que fue fundada para que los proselitistas protestantes aprendan lenguas. Éste fue el origen y este propósito en parte se mantiene ya que la mayoría de mis compañeros son “pastores” de diversos grupos disidentes. Teniendo en … Leer más

¿Por qué tantos paganos aún no se convierten?

image

¿Por qué tantos paganos aún no se convierten? 1.- Si bien las causas de la no-conversión son múltiples, uno de los motivos, quizás el principal, por el que tantos paganos aun no se convierten a la Fe verdadera -la Fe Católica- es el temor a ser rechazados por su ambiente. … Leer más

La vida consagrada y la actividad misionera

apostoles_discipulos (5)

La Vida Consagrada y la Actividad Misionera Estudio preliminar a la luz del Magisterio Conciliar y Post-Conciliar y del Derecho Propio del Instituto del Verbo Encarnado      Dedicado a la Virgen de Luján   Por el P. Federico;   Ciclo de Conferencias del IVE sobre la Vida Consagrada Año de … Leer más

The Eternal Life, the Faith, the Mission and the conversion

Missionary Heroism!

The Eternal Life, the Faith, the Mission and the conversion[1]   By Fr Federico, Missionary in the Far East     I   1/ THANKSGIVING   First of all, I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Bishop, the Parish Priest and you for receiving the Missionaries.   2/ PRESENTATION   I … Leer más

¡A China! (Jesuitas en el mar)

image

¡A China! Cuesta creer que en 128 años los jesuitas hayan enviado a China 600 misioneros. Pero cuesta creer aún más que tan solo hayan llegado 100. Así de claro se lo dijo el Procurador de la misión de China al p. Philipp Avril quien, con celo propio de joven … Leer más

“主啊!请给我覆手,也对我说厄法达”

image

乙年常年期第廿三主日 “主啊!请给我覆手,也对我说厄法达” 耶稣以许多「德能、奇迹和徵兆」,来证实自己的训诲,这些奇迹和徵兆显示出在祂身上天国已临现了。它们证明耶稣就是所预许的默西亚。 耶稣所行的奇迹,证明是父派遣了祂,它们促使人们信服祂。那些以信心求祂的人,祂答允他们所求的。于是奇迹使人对那位履行天父事业者的信德,更为坚定:它们证实祂是天主子,但也可能成为一些人绊倒的原因。奇迹不在于满足人们的好奇心或奇幻的愿望。虽然祂的奇迹是这么明显,但耶稣仍被某些人拒绝,甚至被人指控祂藉魔鬼的能力行奇迹。 耶稣把一些人由饥饿、不义、疾病和死亡的人世痛苦中拯救出来,藉此展示了默西亚的徵兆;但祂并非来消除此世的所有痛苦 ,而是把人类从更大的奴役,即罪恶的奴役中,拯救出来,因为罪恶妨碍他们作为天主子女的召叫,并造成世上种种的奴役。 在今天的福音片断中,我们可以注意两件事情: 1)在聋哑人接触到耶稣的身体的时候,他就获得了痊愈。同样,为了获得救恩,我们也要接触到耶稣的身体,经常到明供圣体的祈祷室里去祈祷,来培养「对基督真实临在的活泼意识」,好让临在于圣体柜内的耶稣,成为一个吸引我们的「磁极」,并且「长时间留下聆听祂的声音,甚至感受到祂心里的跳动」。 2)“耶稣向聋哑人说:「厄法达」,就是说:「开了吧!」他的耳朵就立时开了”。如果耶稣说话,而我们听不到他的声音,那就是因为我们不接受他的教导。光听没用;反之,我们不仅要听,也要去生活出、实践他的训诲。所以我们也要求耶稣说:“给我覆手,也对我说厄法达”。 愿圣母为我们转求天主,赏赐我们恩宠,使我们能够接触到耶稣的身体,并生活出耶稣的教训。 李神父

最大的希望

最大的希望 海神父 這個禮拜六在台灣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因為根據這裡傳統的說法,這一天是要關閉鬼門關的日子,也就是說每個過世後成為冤魂的鬼,今天都必需要回到苦海去,也就是地獄,所以我覺得現在談”希望”特別有意義。其實鬼的說法是表達失望的問題。 信耶穌基督的人當然對永遠的生命懷有希望。因為福音的道理就是最大的希望的道理,所以真愛耶穌基督的人ㄧ定很快樂,他們不會失望,因為他們知道天主成為人是為了拯救大家。他們知道如果人人都愛耶穌基督,聽從耶穌基督的法律,他們ㄧ定會得到最大的快樂,也就是永生的天國。 但是很可惜,大部分的台灣人還沒有認識耶穌基督,所以他 們沒有辦法期待過世了以後的快樂的生活,所以大部分的台 灣人,在家人過世以後,會給他們祭拜食物、飲料、錢等,為什麼會這樣做呢?因為他們擔心他的家人過世後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如果沒有足夠的生活用物,會過得很辛苦,這樣子的想法很有意思,是不是他們都覺得過世的人,都會到生活困難的地方去,還要等待活著的家人給與接濟? 我相信如果有耶穌基督信仰的人,就不會有這樣子的擔心與失望;如果心中有主的依靠,就會仰賴主,就不會再出現燒紙錢、拜食物等這些沒有安全感的行為,因為我們相信耶穌基督為我們準備的家,是一個衣食無缺充滿希望的家,就是親眼幸福看天主! 有一位神父,他叫Segundo Llorente。他是西班牙的神父。他到「阿拉斯加」去傳教,他那裡傳教四十年。他每天非常快樂!他真喜歡他的生命!他的生活就是一個非常快樂的生活! 然後有一天醫生給他說這個:「我有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你生病了!你得癌癥了!你的時間不多了!」。那位神父回答說:「我高興不得了!今天是我的最快樂的日子, 這就是我最快樂的消息!」。 然後他問他的會長他可不可以放棄癌癥的醫療。他的會長說「可以,好!」。 然後他跟他弟弟說:「不要擔心! 傱很多年以前我只有一個夢想。我的夢想是到天國去!」。 看護給他弟弟說:「你哥的情況非常不好!如果你要看他,你應該馬上去!」。弟弟一聽到就趕快去看他,到了以後,哥哥説:請弟弟不要為我祈禱,要不然可能天主要治好我,但是如果天主治好我,我不會馬上去天國,我要馬上去天國」。 為什麼他怎麼這麼勇敢?因為他希望真真的快樂在天國!那位神父的看法跟聖經的道理一樣。其實聖經說:「 經上這樣記載說:『天主為愛他的人所準備的,是眼所未見,耳所未聞,人心所未想到 的。』 (格林多2,9). 我們有沒有什麼這麼大的希望? 我們綌聖母請一個很大的希望! 阿門  

La primerísima necesidad de los pueblos

Recordemos lo que ya nos enseño el P. Meinvielle: “Los pueblos hoy necesitan como de primer bien, la influencia de la Iglesia. Porque si los pueblos tienen necesidades, la primera necesidad de que han menester es la de Dios, que se nos comunica por Jesucristo en su Iglesia Santa. No … Leer más

乙年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image

乙年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主啊!唯独你有永生的话!我们还投奔谁呢? “原来,耶稣从起头就知道那些人不信”。为什么耶稣还是教导他们那些有关超性奥迹的真理呢?这是因为,人指向天主有如指向目的,人既然应该把自己的意向和行为指向目的,那么人就必须先认识那个目的,而这目的却是超越理性的目睹或认知的。依照《依撒意亚》第64章3 节所说的:「是人从未听过的,耳朵从未听过,眼睛从未见过」。 为了人的得救,除了由人理性所探讨的哲学学科之外,还需要某种根据天主启示的学问。为了人的得救,需要把某些超越人理性的事物,藉由天主的启示而揭示于人(如:圣体圣事内耶稣的临在,圣三的奥迹等真理)。而且,有关天主的事物,即使是那些人的理性所能探讨的,人也需要天主的启示来教导(比如:灵魂的不朽性,天主的存在等真理)。 因为由理性所研究出来的有关天主的真理,只有少数人经过长时间才能获得,而且参杂有许多错误;可是,人的得救完全有赖于对此一真理的认识,因为人的得救就在于天主。 因此,为了使人更容易、更确实地获致得救,人需要由天主的启示来教导有关天主的事物。所以,除了以理性所研究的哲学学科之外,还需要有一种基于启示的教导。 那些因不信耶稣而再也不赔他的门徒,问题是他们以为,耶稣所说的,如果缺乏自明性,就不值得相信:“门徒中有许多听了,便说:「这话生硬,有谁能听得下去呢?」……从此,他的门徒中有许多人退去了,不再同他往来”。离开耶稣的那些门徒,想光靠本性的能力,所以耶稣才指责他们说:“肉一无所用”。 实际上,有关那些纯粹超性的真理,如果人信,那就应该是因根据启示那些真理的天主的权威而信,而不是因根据那些真理的自明性而信,因为它们没有自明性;没有自明性,那就是因为那些真理超越我们理性认知的有限能力。对我们缺乏自明性,对天主则不然,因为他是全知的天主。 宗徒们的态度是什么?他们是因根据耶稣的权威而信:“耶稣向那十二人说:「难道你们也愿走吗?」西满伯多禄回答说:「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我们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 教宗圣比约十世宣布的“反现代主义宣誓”,很清楚解释我们应该有如何的态度:“我某某(宣布者的姓名)坚决拥护并接受由教会无误的训导权所定断、肯定及声明的一切与个别(教义),尤其是那些直接相反这时代之错误的教义要点。第一:我宣布,天主,万物的原始与终结,由本性的理性之光,「借那所形成的受造物」,就是借着受造界的可见工具,犹如借着结果,能确实地认识原因,也因此能予以证明。第二:我接受并承认,启示的外在证据,就是神性的行为,尤其是奇迹与预言,是来自神性的基督宗教极确实的标记,而且我主张这些标记对一切时代及一切人的了解,也包括这时代,是非常适合的。第三:我同样以坚决的信仰相信,教会,启示言语之守卫与导师,借着真实的与历史的基督本身在我们当中生活时,无媒介及直接地把教会建立在宗徒性的统治之首领,伯多禄,及其延续到永远的继承人身上。第四:我真诚地接受,由宗徒,借着正统的教父们,以相同的意义并总是以相同的思想传递给我们的信仰教义;同样地,我彻底拒绝异端者关于信理之进化的看法,即由一种意义过渡到另一种意义,与教会从前肯定的那意义有所区别;同样地,我谴责一切错误,借此(错误),以那借人的努力并借后来的无限进展渐渐完成的哲学思考,或人的意识之创作,取代那交给基督的新娘(教会),由她忠信保护的神性宝库。第五:我极确实地肯定并真诚地宣布,信仰不是在心灵与伦理形式的意志趋向之下所推动,由下意识(潜意识)的黑暗浮现而出的盲目宗教感觉。反而是理智借由聆听而真实同意由外在所接受的真理,借此(理智的真实同意),依据天主最真实的权威,我们相信那些由位格的天主,创造者与主,所说、所证明与启示的,是真实的。 愿我们以感恩之情报答天主所教导我们的真理。